昔日“首富村”变形记:不挖煤了 深挖文化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湖北新闻网

  昔日“首富村”变形记:不挖煤了,深挖文化!一年旅游收入 5 个亿!

  晋城位于山西省东南部,素有“河东屏翰、中原咽喉、三晋门户”的美誉,是华夏文化发祥地之一, 目前,晋城共有165个古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山西全省总数的30%。那么如此众多的传统村落现状究竟如何呢?

  1从“小北京”到破败村落,山西古宅正在一点点被蚕食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视频 山西省泽州县善获村位于高都镇的一个小山坡上,距离华夏祖先发祥地之一的高都古镇仅5公里。根据文字记载,该村始建于清代,善获村是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的古村落,2018年,善获村第四批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善获村最出名的是八卦院,八卦院总体设计考究,独具匠心,即使在古建筑集中的晋城也甚为少见。 善获村 过去,善获村被邻村称为“小北京”,商人们外出经商,将生意做到安徽、湖北、内蒙古等地,每逢过年他们就往回运货、运钱、运金银财宝,马队从西街排到东街,从西阁外排到罗门口。当地人有个说法:村有“一零三座庙,九庄十八窖,都藏的是金银财宝”。当年善获村在当地富甲一方,他们过着富足的生活,广置宅院,乐善好施。而如今这里院子大门紧闭,由于交通不好,早已人去楼空,显得很凄凉。 八卦院 由于善获村位于偏远山区,村民以种地为生,靠天吃饭,经济十分落后,生活水平较差,使得大量村民外出务工,导致空心村现象严重,更是加速了老院的凋敝和损毁。 八卦院 事实上,善获村八卦院虽然年久失修,但院落整体保存完整,大格局并没有破坏,有非常高的利用价值。2018年,善获村入选传统村落,来考察的人变多了,都希望能搞旅游开发,但每次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善获村村民 与善获村距离仅9公里的水北村,同样面临着发展的困扰。水北村位于泽州县金村镇丹河之北,村落选址于河畔弯曲之处,地势又比较平坦,秦汉时这里被称为纳曲山庄,宋初始称水北。水北村是山西省历史文化名村。2018年12月,水北村被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山西省泽州县水北村 据村民讲,明清时期的水北村是一个繁华的驿站。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水北村登记在册的文物有14处,古碑近百块。除此之外,村内拥有文庙、祖师庙、关帝庙、观音堂、吕祖庙等众多庙宇。当地百姓形象地将水北村概括为“村大河宽,街长巷多,寺庙宫观,一应俱全”,村内一些深宅大院,多为李、张、刘、赵、司、五大家族所建。 石碑 水北村最出名的是李家十八院。但由于年久失修,李家十八院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光,老院子已经被拆了一多半,仅存的一些房屋破损十分严重,有的部分损毁,有的墙体开裂,有的屋顶坍塌,成了残垣断壁,已经被荒置了多年。 李家十八院 在十八院老房子周围,是最近几年盖的新房子,与四周的老房子格格不入,显得非常扎眼。不仅是十八院,记者在村中就见到了10多处坍塌的老房子。村民们普遍认为,谁家盖了新房,才能证明这家人有本事,如果住在老房子里,即使修缮得再好,也不如新房。 李家十八院屋内2传统村落的曙光:从挖煤到挖文化,晋城皇城村成功蜕变!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视频 目前在晋城有众多传统村落,正经历风霜侵蚀,状况岌岌可危。而大量新房的建设,也正在一点点蚕食着传统村落。一方面是村民日益提升的生活需求,另一方面则是传统村落亟待保护。面对数量巨大、分布广泛的传统村落,在保护和开发利用上,出路到底在哪儿? 皇城相府景区位于山西省晋城市阳城县北留镇皇城村。皇城相府,是清朝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康熙字典》总阅官、康熙皇帝35年经筵讲师陈廷敬的故居。皇城相府景区开城仪式《迎圣驾》的表演,聚集了众多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游客。 皇城相府景区 皇城相府建筑群分内城、外城两部分,内城午亭山庄始建于明崇祯五年,有大型院落8座,分祠庙、民宅和官宦邸,风格迥异;外城完工于清康熙四十二年,有前堂后寝、左右内府、书院、花园、闺楼、管家院等。皇城相府枕山临水、依山而筑、城墙雄伟,是国内一座罕见的明清时期官宦宅居城堡建筑群。 然而曾经的皇城相府没有现在的知名度,与晋城其他地方的明清大院一样,也曾破败不堪,是一座尘封在历史里的古城堡。现在的皇城相府只留下了原貌的50%,而另外的50%是后期修复的。皇城相府建筑群 皇城村因煤而富,1997年煤炭收入让其一跃成为晋城市的首富村。但煤炭资源是有限的,总会有挖完的一天。当时以村党支部书记张家胜为首的“两委”班子,把目光投向有近400年历史的皇城相府。但当时皇城村是一个烂摊子:不少古建筑破损严重,不少有价值的文物遭到人为破坏。搬迁、修复、改造,本着以“修旧如旧,保持原貌”的原则,短短3年,皇城相府便以晋城市唯一的4A级景区见于世人。 过去的皇城村 如今皇城相府成为山西为数不多的5A级景区,2018年游客年接待量突破200万人,旅游综合收入突破5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6万元。从“挖煤”转向“挖文化”,村书记张家胜坚信只有深挖文化内涵,才能使这个偏僻的寨子“活”起来。2000年5月,皇城村壮着胆子投入280万元,将电视剧《康熙王朝》摄制组拉到“皇城相府”。 随着电视剧《康熙王朝》在全国热播,窝在小山沟里的“皇城相府”名声大振,四方游客纷至沓来。2010年12月,“皇城相府”成为晋城市唯一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皇城相府景区游客爆满 通过挖掘文化,打文旅牌,皇城村实现产业转型,集体经济走上了可持续发展之路。目前1200多人在皇城相府文旅岗位上工作,带动就业超过3000人。这些员工大多数来自周边农村,收入也在1500元左右,解决了当地村民70%-90%的就业问题。 皇城相府的成功,对于传统村落古建保护起到了巨大示范作用。随着2018年1月1日《山西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的实施,《晋城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太行古堡文物密集区保护利用改革的意见》也在2019年7月正式对外公布,一方面对于古村落保护发展提供了制度保证,不随意拆建、翻建,另一方面也积极引导他们利用已有资源,不搞大规模建设,而是搞“一村一品”的发展模式。对于如何挖掘古村落自身文化价值,是当地村干部眼下着力解决的问题。

  半小时观察:

  同在晋城,皇城相府和其它一些村庄迥然不同的命运让人感叹,传统村落是矗立着的、凝固的历史,是有着呼吸的、活着的传统文化,其所蕴含的、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不言而喻,加强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保护传统村落,政府责无旁贷。这其中规划的引导很关键,政府有关部门应制定科学的全域规划,同步协调推进。而对村民而言,应提高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杜绝急功近利,一哄而上,不计后果地开发。既要有通盘考虑,又要因地制宜,深挖传统文化内涵,找到自身发展的优势,做到“人无我有”,只有这样,传统村落才能焕发出旺盛的活力。